Keep rolling

5月26日,格洛斯特郡每年一度疯狂的滚奶酪比赛,在赛后由于数十人由陡峭的库珀山同时乱滚下山坡,其中包括一辆山地车,最终在失控和淤泥乌青满身中落下帷幕。

在1:3梯度的库珀山坡上,四场比赛结束后,数十人决定追随参赛者从山顶冲下,导致一波又一波的人流翻滚下坡。一个人疑似腿部骨折,另一人几乎喘不过气来。还有一个有勇无谋的试图骑着山地车下来,但很快就失去控制,人冲下来了,可车撞上了两个人。

自从四年前官方组委会因安全隐患而停止主办后,比赛中就没有正式紧急服务或圣约翰救伤队的志愿者待机。但当出现受伤人员时,三部救护车,警车和消防员还是立即出现并迅速对其施救。当天,警察和格洛斯特郡的公路管理局都试图通过封锁周边车道以阻扰更多人参赛或观赛,但是毫无紧急服务的准备迹象。警方还在该地区阻止人们把车停在山坡附近的任何地方,并在比赛进行时派出一架警用直升机在上空盘旋。

“这些警方和公路局的人真是矫枉过正 ”约翰·安德森说,他的当兵的儿子克里斯赢得了13次大赛冠军,但今年因脚踝受伤无法参赛。“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派直升机监视我们?如果警方派一些人在地面上监控,我还可以理解。但是直升机有什么用?! ”

尽管许多地方道路封闭,并在封闭处贴有告示说“滚奶酪对参与者和观众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活动”,依然有约5000人到山坡上观看。告示还说“滚奶酪活动没有人管理。我们强烈建议您不要参加,尤其不适合儿童。假如参加的话责任完全在您自己。 ”

第一场比赛的获胜者是Josh Shepherd,19岁 ,来自于Brockworth当地,他说:“我参加了往年很多次比赛,这是我第一次获胜,感觉真不错!” “今天我把所有精力都投入了,其实没有任何特别的战术,只是尽可能快地一脚又一脚往前迈去。” 但Josh不太清楚该拿赢来的奶酪怎么办。“我真的不喜欢奶酪,我家人也不喜欢,所以我想可能只是把它送去展览。”他说。

在女士们的比赛中,露西汤森,一个17的学生兼酒吧工作人员,也出生于Brockworth当地,连续第三年赢得比赛。“没有诀窍,我只是跑, ”她说。 “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么赢的,这一切还都有点模糊。 ”第二名莱西马修斯,22岁,颈部受伤,茫然地坐在山脚下,几分钟后才能够回过神来并站起来。志愿者急救人员照看了她,并劝她去医院照X光。“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真的很痛,”莱西说,“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弄伤的,有人说我大部分是滚下来的。 ”

在女士们的比赛中还有来自加拿大多伦多的两个朋友,她们是专程来英国参加滚奶酪大赛的。安妮·玛丽·达米科和斯蒂芬妮博格,都是26岁,她们的单子上有一堆不怕死的挑战,接下来要去瑞士,在阿尔卑斯山上跳伞,还有因特拉肯湖上玩蹦极。“我爸是威尔士人,他跟我们提及滚奶酪,总是说这是一项愚蠢的活动。几年前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就决定将其添加到我们的列表中, ” 在冲下山坡时划伤了右膝的斯蒂芬妮说,“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体验,我甚至会毫不犹豫地再跑一次!”

最后一场结束后,紧接着有数十人从山上的狂冲翻滚而下,把在山坡下接人的Brockworth橄榄球俱乐部球员逼到了底线,非常考验他们的应变能力。球员们形成一道防线,以防止人们因速度过快而失控,飞奔出围栏掉到山下。“这一切都变得有点混乱,失控,说明还是需要适当的组织和警察的维护 。”来自南威尔士, 43岁的观众加雷思·埃文斯说。“我也看了前几次比赛,还没看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 ” 活动的升温是当来自于邻镇的一群人,把他们带来的自己当地的奶酪滚下坡,并跟着冲到坡底,把奶酪撕开成块递给周围的人。

今天比赛所用的奶酪是传统7磅重的格洛斯特郡双层奶酪,由来自于亨特利-格罗斯的戴安娜-斯马特制造。除了去年因警察告诉她,如果有人受伤她将可能承担法律责任,这25年来都是她向大赛提供奶酪。去年用的是轻巧的仿制品,但滚动速度没有真的奶酪快。

虽然比赛疯狂刺激,但是我也看到了许多温情鼓舞人心的一面。比如孩子们的追奶酪上坡比赛中,有的孩子因为坡太陡爬不上去,就会有同组的别的朋友到身边来鼓劲,从观众中响起一阵又一阵激励的掌声。还有一个当爸爸的在孩子后面用手机拍下努力攀登的身影,都非常有意义。有个人在中途扭伤了臂膀,边上的观众就过来把他围起来,防止比赛的人控制不住冲力撞到他,直到义务医护人员由橄榄球队员拉上山坡带到伤者身边。这种挑战极限的传统活动虽然看似荒唐,但是全力以赴,互相帮助鼓舞的精神,是大赛坚持下来的缘故吧。

27-05-2014 From Q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