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乐交织的哈巴雪山

哈巴雪山位于香格里拉县东南部,是喜玛拉雅山造山运动及其以后第四纪族构造运动的强烈影响下急剧抬高的高山。最高峰海拔5396米,而最低江面海拔仅为1550米。山势上部较为平缓,下部则陡峭壁立,望之险峻雄伟而又美丽神秘。“哈巴”为纳西语,意思是金子之花朵。与玉龙山隔虎跳峡相望,攀登季节为每年11月到次年2月,受季风影响,1、2月风力较大,经常达8级以上。11月与12月风力较小,是攀登的最佳季节。 

 我们是3月10日去哈巴雪山的,前一天也打的过来了,可是已是中午11点多,风势太强,缆车不开了,只好第二天重整旗鼓,9点多就来到山脚。因为早上下了 场雪,积雪颇厚,车陷在离山门10来米远的地方,的士司机拿出铁链条想装到轮胎上,可屡试不果,我们就决定徒步。让他3个小时后在入口处等。 

 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一段,终于来到入口处,虽然下了雪,但这会儿倒是晴空万里,不少游客已经在排队等缆车了。我们也赶紧买了票排队去!在入口处,他们还问我们是哪国来的,估计是要是遇上事故,好通知使馆的吧。原本没打算买氧气罐的,可在缆车上,看见别的游客,几乎人手一罐,我在缆车第二个平台,也买了一罐防身。 

 到了山顶,那风叫那个大啊!休息小屋的铁门给吹得邦邦响!从外头进来的人,个个面红耳赤。见此场景,我也开始自我武装。扎好围脖,戴上口罩,戴上墨镜,戴 上绒帽,在戴上手套!!边上的旅客说,像她这样武装,出去是不怕冻的了,只要能站稳就行。呵呵呵!果然,一出门,那风差点儿把我给吹趴咯!只好紧紧抓着 Tim。饶是我如此武装,在那雪山上呆得20分钟以上,还是觉得透心的凉意。而且绵延不断的楼梯,原本冷的时候,心脏就感觉紧缩起来,再爬一下楼梯,又是 在海拔5000多米的高峰,心脏真的是超负荷,回到休息小屋,赶紧掏出氧气罐来吸上几口,哈哈哈,感觉像垂危病人。有个女性游客,坐在椅子上,披头散发,脸色苍白,捧着氧气罐不时地吸上一口,估计是高山反应严重了。 

 虽然如此辛苦,可是,看着那铺天盖地的一片雪白,在阳光下那么耀眼,感觉天幕触手可及。那经幡和白塔,诉说着哈巴雪山的神圣与变化无常。前一分钟还阳光明媚,下一秒就乌云罩顶,狂风大作。难怪哈巴雪山总是那么神秘,要见其庐山真面是那么难得。从山下的虎跳镇至哈巴雪山峰顶,需经过亚热带、寒温带、寒带、高寒带,特殊的地理条件和垂直的立体气候使她形成了变幻无穷的自然景观。 

 哈巴雪山不仅山雄水美,而且又是世界高山植物最丰富区域,植物区系南北混杂,东西交错,垂直分布,是云南省高山植物资源的宝库。仅以杜鹃花而言,这里就汇集了几乎整个滇西北的杜鹃种属,从山脚到山顶分布着近200多个品种的杜鹃,占云南杜鹃种属的70%。可惜我们来的时候,万物都被白雪覆盖,只见黑黑的山,蓝蓝的天,白白的雪。 

 据说她还是登山爱好者的天堂。曾成功登上珠姆朗玛峰的我国著名民间登山家王石先生在攀登哈巴雪山后说,登珠穆朗玛峰除了白茫茫一片外什么也看不到,而攀登哈巴雪山一步一风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